槐花时节

河北邮政信息技术局 田岩2018-04-09

  记得某年五月游崂山,下午四点钟才来到崂山瀑布这一景点。这个景点要先从公路边上一百级左右的山石台阶才能步入山路,已经爬了一天山的人们刚刚爬过陡峭的台阶就开始气喘吁吁了。手扶着小路边的树木深深地呼吸着,忽然一种淡淡而又熟悉的味道飘入我的鼻中。是了,这正是槐花的味道,这正是我最喜欢又最熟悉的味道。环顾四周,几棵槐树就在山路两旁,一串串洁白槐花伸手可及。家乡的槐树刚刚退去了一身雪白,却不知槐花躲入这山中。采一串放在鼻前深深地闻下去,一种泌人心脾香甜的味道被吸入,浑身的疲乏立刻消散了。

  平原上的四月是槐花时节,每到这个时节,槐树满身绿叶之中忽然会吐出一串串白色的槐花,在阳光的照耀下,槐花显得晶莹剔透,闪闪发光。每一朵白色的小花都有一个绿色的花柄,几十朵像葡萄一样串成一串,如同翡翠和汉白玉雕就。远远望过去,原本翠绿的槐树好像都变成乳白色,于是整个世界都充满了槐花的香味。槐花的香味是一种淡淡的、香甜的味道。它不像桂花、金银花那样浓香逼人,比茉莉花更清雅幽长,更有一种甜甜的滋味,这个时节也常有养蜂人卖槐花蜜,槐花蜜比别的蜜颜色更淡,如琥珀般的浅黄色,用温水冲泡,槐花的香味不断在鼻中口中萦绕,在我看来那味道比荔枝蜜、枣花蜜更胜一筹。

  我那青涩的中学时代是石家庄市十二中学渡过的,学校周围种了一圈直径二、三十公分的大槐树,每年的四月我的校园如同飘浮在槐花香味海洋中的小岛,即使是花儿谢了,学校围墙边也能覆盖上一层5公分厚的干花,掬一捧干花在手,深深嗅下去,花香依旧。五年的中学时光,我习惯了槐花的味道,那种味道已经深深固化在大脑深处,形成了永久了记忆。至今仍留恋着槐花时节从教室窗口随风流入的一缕清香,那清香象是流动的,如石上流淌的清泉,一种冷冷的若有若无的感觉,不经意间你感到它的存在,当你想深深吸进它时,它好像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。

  中学时代的我心思纯净,学习努力,成绩优良,同时对环境格外敏感,学校花园里的草木生长、小树的发芽、风和雨的出现都能引发一阵心灵的震颤,所以紧张学习之余,也经常写一些小散文,深得语文老师的赏识。老师教的另外一个班里有一位从南方来的女孩,大大的眼睛,很活泼很可爱的样子,她随前父母单位从湖南衡阳转来,常常写出很美的文章,老师经常在两个班里读我们的作文。记得有一次她写了一篇非常优秀的文章,我想通过我初中的同班,她高中的班长,外号叫“姚大喇叭”的家伙借来看看,结果她很不客气地说:“我不认识他,干吗给他看?”还是看着她班长的面子,最终我看到了那篇文章,心高气傲的我也很不客气地写了一张纸条,吹毛求疵地挑出她作文中的错误,夹在本子中还给了她。从那以后,碰面以后我们会对视一眼,但没说过话。

  后来我写了一篇名字叫《槐花赋》的散文,被老师大力推崇。有一天,我的老同学她的班长神秘地找到我,说:“Y想和你聊聊写文章的事,她在教室门口等你哪。”他的话一下子把我搞蒙了,涨红了脸吱吱唔唔地说不出话来,“真没出息!”这个因嗓门大而外号叫大喇叭的家伙不由分说把我揪到门口,一把推了出去。我不知道我的脸红成什么样子,样子一定是狼狈极了,根本记不得当时都说过些什么。至今想起来都觉得当时傻气的既可笑又可爱。从那以后,我们再没机会交谈过,但彼此会多看上一眼或者相视淡淡一笑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高中毕业后失去了联系,三十年过去了,不知十二中的槐花是否还在飘香,不知她后来是否还时时写出优美的散文?

  槐花时节年年有,过去的事情永远不会再来,但愿这些青涩的、傻傻的、美好的回忆化作槐花悠长的馨香,伴随着我们一生一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