梨乡观花

河北邮政信息技术局 田岩2018-04-09

  北方的春天来的迟,如同迟到的春雨,新生的小草悄悄从枯草间探出了头,脆嫩的让人不忍蹋足。河边的垂柳泛起了一片黄绿,街头花园里东一丛迎春,西一丛连翘绽出黄色的花朵,开始点亮了早春,桃花、杏花、樱花也渐次爆开花蕾,暖阳普照的大地,高大乔木依旧等待,似乎在等着一场春雨来洗去早春的朦胧,洗出一个清晰明亮的新世界。清明节前的一个夜晚,春雨姗姗而至,淅淅沥沥的雨声,一夜敲击着喜悦的心情,天亮后天气放晴,清明时节正是看梨花的季节,出发,前往赵县看梨花。 每一朵梨花都不十分起眼,梨花并不芬芳,五瓣的花朵,白色的花瓣,花芯点缀着红色的花蕊,但当梨花密密麻麻开满梨木时,就别有一番风味了,黑黢黢的梨木虬奇伟健,如黑龙般扭曲着向上伸展,白色的梨花娇柔多姿,在春日的阳光下,梨木如钢铁般坚硬刚强,梨花如水晶般光彩照人。当一望无际的梨树连成片时,这里就成了花的海洋,不同于油菜花的平铺,梨花的海洋高低错落,如浪尖上喷涌着的白色泡沫,动与静在这里达到完美的和谐。

  行走在花下,忽然发现一些穿着围裙,腰系布袋的花农,她们正一把一把采下梨花,放入腰间的布袋,“好可惜啊,这么漂亮的花被她们采下来,她们在干嘛?”女儿惋惜地叹道。仔细观察后,我注意到她们采的是梨树下层的花朵,我对女儿说:“看到没有,她们采的是下层的花,下层的花太靠近地面了,结了果会把树枝拖到地面上的。”在与花农攀谈时,花农告诉我们“我们采的是弱枝上的花,弱枝上座不了果,留着花也没什么用,而且一颗树上也不用留那么多果,梨子多了,谁也长不大。而且梨花还能卖钱,今年花便宜了,也能卖到4元一斤呢。”。

  赵县古称赵州,赵州雪花梨名扬天下,南方的朋友来北方时经常不惜体力,带一箱沉重的赵州雪花梨回去,正如以前我们从南方带菠萝、芒果回北方。也许本地的朋友会说雪花梨吃多了,也没觉得怎么好啊,又硬又木,口感不太好。事实上如同小站稻米,真正的小站稻米只出产于那一亩三分地,极品的物产还远不够进入寻常百姓之家,赵州雪花梨也是这样,顶级的物产好象是有灵性的,顽固地坚守着上天赐予它的那一片土地,出产真正贡品级赵州雪花梨的那片土地并不大,有幸品尝到的人少之又少,而我却有幸品尝过顶级赵州雪花梨,据说这种级别的梨赵县县委书记每年也只不过有5箱梨的权限。顶级雪花梨并不太大,全部是1斤左右大小,梨皮色泽金黄,上面密布褐色花点,削开梨皮,梨肉白如雪,口感如酥,汁水丰富,一口咬下去,汁水四溅,可谓入口即化,绝无一点木渣,梨子香味不多,却是纯甜。我的老家栾城对这种甜有一个形容叫“细甜”,何谓“细甜”?细细想来,“细甜”应该就是指如同冰糖、葡萄糖一样纯正不含果香的甜味。极品赵州雪花梨是真正能够达到如上标准的梨子,而我们在市场上买到的基本很难达到这种标准。

  有次父亲在住院时遇到一位病友,那老爷子正是赵县种梨人,而我们老家栾城与赵县相邻,两位老爷子相聊甚欢,老爷子拿自家种的雪花梨让我们品尝,初看他家的梨并不出众,但吃起来非常好,虽不及顶级的雪花梨,却也算的上是上品了。陪床时与老爷子家人闲聊,得知他家还不是最好的雪花梨产地,河滩地出产的雪花梨品质最好,他家的土地以前也曾经是河道,属沙瓤土,所以梨子的品质算好的。可惜的是很多并不特别适合种梨树的地方也种上了雪花梨,大量品质不太高的雪花梨影响了雪花梨的名声,好的雪花梨也卖不出好价格,正所谓李逵打不过李鬼,当众多李鬼蜂拥而至时,多么骁勇的李逵也只有败退。所以他家也不得不引进新品种,不少雪花梨树嫁接成皇冠梨,说到此他表现出非常无奈的神情。

  漫步花海,脚蹋着潮湿松软的土地,间作的小麦已经长到一尺多高,浓浓的绿色让人心醉,清凉潮湿的风吹在脸上,春日的暖阳照射在身上,让人慵懒的不欲归去。记得父亲当时曾留下病友的电话,几年过去不知那老爷子是否安好,应该联系一下,且待秋日到他家摘梨。